小蝌蚪app_小蝌蚪吧

战争是这个世界永远都逃不开的主旋律,秦颂做出的所有努力,都是为战争而服务。包括长桌前的军事主官们,他们也必须习惯战争,并在战争中不断成长,成为真正的具备军事素养,战争智慧的指挥官。

“记住,我们的身后就是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失败,意味着失去所有。因此,我准许你们动用任何手段,包括雷区的设置。”

地雷的范围杀伤力,对付皮糙肉厚的兽人有奇效。为了万无一失,埋设地雷绝对是有必要的,即便日后需要清理,大不了让爱丽丝去扫一趟雷。

“明白。”

“好了,今天的会议结束。拉尔夫、哈拉尔德,你们即刻抓紧时间,赶往前线进行相应的布置,稍后几天,我会亲自过去检查。”

“是的。”

目送统帅离开之后,军营里就忙碌起来,胡恩带领着特战连的队员,使用木板车装载着用麻布遮盖的强殖装甲率先出发。随后拉尔夫和哈拉尔德组织起人员,从军械库中调用了数十枚新式的全金属地雷,紧随其后。

……

“卑鄙,无耻。臭不要脸!懦弱的蛆虫,丧失荣耀的败类!一群缩在地洞里的臭老鼠,一群拿着邪器的恶魔。”

恶齿森林,边缘地带。

简陋的兽人前哨营地中,有着斜刺刀疤脸的兽人百夫长塔姆拉克,正在吐沫横飞的唾骂着,身边的几位兽人战士都噤若寒蝉。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前,两个兽人斥候做了简单的伪装,藏在临近道谈荒原的灌木丛中,做着战前侦查。

清纯梦小汐的碎碎梦

他们发现了一小队,人数大约在六七十人,全都背着那被称为邪器的大铁棍子,抬着许多木筐,然后就那么大摇大摆的开始原地挖坑。

这两名兽人斥候,都参加过前期对黑石领的战斗,对于这种挖坑行为再熟悉不过了——这明显是又要布置那可怕的巫术陷阱啊。

谁要是踩上去,boom的一声就会螺旋升天啊。

他们还清楚的记得,那些侥幸逃回来的兽人战士,即便喝了鲜血摇篮的鲜血,伤口自动愈合后,仍旧要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最终不得不投入蠕噬之胃,向先祖报到。

为了解开这个谜团,兽人长老对战士进行了**解剖,惊恐的发现他们的五脏六腑中,都存在一些细小的,难以寻找的钢珠和破片。

兽人战士的确不怕死,但就怕死的窝囊,死的莫名其妙。

现在,卑鄙的人类,又开始挖坑了!

天哪!

塔姆拉克听到这个消息,气的脸都绿了。

“无耻,太无耻了!!!”

嘭的一声,塔姆拉克一拳打算身旁的一块石头,脸上的刀疤因为过度充血,变的愈发的狰狞可怕。

在圣堂武士和黑石领交战后,兽人们趁火打劫,果断的抓住战机,对圣堂武士营地发起突袭,并获得了一场久违的胜利,掳掠了大量的血肉资源。

蠕噬之胃难得的吃了一顿饱饭,成功孕育出六只鲜血恐兽。

当兽人重新拾起信心,开始向森林边缘集结,准备获得第二场胜利的时刻,黑石领的挖坑行为,成功的打击了他们的自信。

那埋在地底下的鬼玩意儿,简直防不胜防。

“呼,呼。”猛吸了两口空气,缓和了一下愤怒的情绪,塔姆拉克总算冷静下来,嘴角泛起狞笑:“挖吧,挖吧。这里可不是黑石领,整个恶齿森林外围,我就不信他们能全都设置上陷阱。”

……

第二天。

“大人,他们又来挖坑了。”

第三天。

“大人,他们又来了。”

一直持续到第五天,听说整个恶齿森林外围将近一半的地方,都有挖过坑的痕迹,塔姆拉克就有点儿坐不住了。

有完没完?

你们的巫术陷阱不要钱吗?

“啊啊!!太卑鄙了,太卑鄙了!”气抖冷的塔姆拉克仰天咆哮,果断的做出了决定,不能再坐视不管了,否则他们一定会全部埋上陷阱。

必须要尽快的寻找战机!

“你们继续在这里侦查,我立即赶回去向长老们禀报消息。这些人类实在太可恶了,要是不阻止他们的行为,我们必定还要面对失败!”

气急败坏的塔姆拉克离开了前哨,就马不停蹄的返回营地,向长老会汇报了人类的卑鄙行径。

伊尔萨长老、摩力克长老以及那位有着红色独眼的祖尔达拉长老,听到这个可怕的消息,同样感觉到了莫大的羞辱。

“他们真的连续挖了五天?”摩力克长老是黑石领惨败的全程亲历者,太明白巫术陷阱的可怕之处,除了鲜血恐兽能勉强冲过去之外,普通的兽人战士就是送菜的。

“我觉得我们要是一直不进攻,他们还会挖第六天,第七天,一直把整个战线都挖满。一定,他们一定会这样做的。”

祖尔达拉在长老会中的身份比伊尔萨和摩力克都要高,他的老师是兽人的权力机构黑杖议会的祭祀,隶属东线统领祖赫尼斯管辖,负责道谈镇的攻势。

不过他只是听摩力克描述过那种巫术陷阱,但他始终想不通一个问题——那就是巫术陷阱也太廉价了吧?

整个恶齿森林展现,足有几公里那么远,全都设置陷阱,那得需要多少?

对方是怎么制作出来这么多威力强大的陷阱?

为此,他专门向黑杖议会请教过,那些年龄过百,经历过多次战争,对于人类的作战方式极为熟悉的老祭祀们,也纷纷表示,没见过这种玩意儿。

最终,只给出一个建议——躲过巫术陷阱地带。

知道有陷阱,还过去趟,那不是傻吗?

于是,大家达成了共识。

恶齿森林可不是胡雷克森林,边缘地带有几公里那么长。反正胆小如鼠的人类,只敢在白天出来挖坑,那么仔细记住他们挖坑的区域,进攻的时候绕过去,不就得了?

为了确保胜利,兽人一直在憋大招,等着培养出足够的鲜血恐兽,发起一次不遗余力的全面进攻,毕全功于一役,彻底扫清黑石领,然后转移阵线,全力攻克深水城。

可是今天。

万万没想到啊。

他们真的意图把几公里范围内都埋上陷阱。

这还得了?

最后,长老会拍板决定,立即放弃等待正在孕育的两只鲜血恐兽,组织部队向边缘地带进发,准备进攻!

……

“殿下,斥候汇报,黑石领的人最近天天在森林边上的荒原上挖坑,不知道究竟在搞什么鬼。”

通往道谈镇的峡谷中,一座巨型条石筑成的要塞,横亘中央,把守着道谈镇通往深水城的必经之路。

公主殿下凡尼莎亲自镇守。

此刻她正在铺着羊毛地毯的书房中阅读《教典》,一位浑身甲胄的骑士,恭恭敬敬的单膝跪在她的面前。

“挖坑?”凡尼莎拿起一方丝手帕,擦着葱白手指上的汗珠:“是为了对抗兽人吗?”

“不清楚。”骑士摇摇头:“对于兽人的动向,我们也有所发现。他们的确在大规模的集结中,看起来是要发动攻击的态势。”

“靠挖坑阻止兽人?这听起来难道不可笑吗?”凡尼莎摇摇头,蹙眉沉思了一会儿:“绝对不是这么简单,除了挖坑还有其他的动作吗?”

“挖坑,然后再掩埋什么东西。不过寇博朗科大人有令,在敌我不明的情况下,斥候不允许太接近,以免打草惊蛇。所以,他们只能模糊的看清,有几十人天天在不同的地方挖坑,然后埋什么东西。”

“天天?”凡尼莎愈发的困惑起来:“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在我们上一次的交战中,他们有过挖坑的行为吗?”

“没有。”

“这或许表明他们还有秘密武器,并没有在上次交战中用出来。”凡尼莎轻轻的摇摇头,站起来踱了几步:“是轻视我们?还是没时间布置?还是其他的原因?”

“殿下,要不要派两个机灵点儿的斥候,趁夜去检查一下,他们究竟在挖……”

“不可!”凡尼莎果断摆手:“对方的手段诡秘莫测,甚至在《创世纪》中都不曾有丝毫的记载。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一定是某种陷阱,在没有弄清楚之前,贸然侦查,会引发难以预料的后果。”

“是,殿下。”

“告诉前线斥候,不要靠近。盯紧就行。至于那些陷阱,会有人替我们展示它的用处的。退下吧。”

骑士退出书房后,凡尼莎拿出一本羊皮卷和金丝缠绕的羽笔,静静的坐在书桌前。

羊皮卷的第一页写着——梦魇之恶。

第二页,则简略的画着一根铁棍,下面标注:能够发出刺耳爆鸣,以及产生火光,造成杀伤的武器。

第二页,则画着一个小女孩和一个石头人,下面标注:能够化身岩石之魔的女孩,身份不明,能力不明。

第三页,则画着一个小女孩和坍塌的黄金圣像,下面标注:能够以某种特殊能力,瘫痪并损毁黄金圣像,身份不明,能力不明。

第四页,则是一个骑着战马的骑士,下面标注:驾驭着恶魔战马的女骑士,身份不明,能力不明。

第五页,则是一个扛着大剑的女还,下面标注:挥舞着巨型重剑的女武士,身份不明,能力不明。

第六页,是空白的。

拿起羽笔吸满了墨汁,凡尼莎思索了一会儿,画了个坑洞,里面打了个问号。

……

封锁恶齿森林,将近四五公里的地带,黑石领有这么多地雷吗?

答案是——没有。

由于地雷的生产优先度,排在机枪、霰弹枪和子弹之后,并没有大规模的生产,只是保持了将近两百枚左右的常备用量。

两百枚封锁四五公里的地带,显然是不够的。

但是为什么士兵们频繁的出现?

原因只有一个——心理战。

坑是真的挖了,但地雷么,埋不埋就看心情了。

反正挖坑不要钱。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