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批视频软件

方妈妈既想当婊砸又想立牌坊,见那个社区干部口口声声说她想捐假钱,不乐意了。

垮着一张浮肿的大饼脸和他吵:“别人说我拿的是假钱你就相信,那人家说屎能吃,难道你真的跑去吃屎吗?

我跟你讲,你今天不向我赔礼道歉,我不依你!”

那个社区干部见方妈妈理直气壮,气势不禁弱了下去。

毕竟没有证据证明方妈妈手里拿的是假钞,只是别人那么嚷嚷而已,。

他也怕弄错了,冤枉了方妈妈,打击了人家献爱心的积极性,因此沉默不语。

方妈妈见状,气势顿时高涨,用手指戳着那个社区干部的胸膛,把他戳得连连后退。

“你冤枉了我,你就得当着大伙的面向我赔礼道歉!”

那个社区干部被方妈妈逼得手足无措。

白梦蝶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对方妈妈道:“你别为难人家社区干部,我来跟你赌,你手上拿的就是两张假钞,如果我赌输了,你不论提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我提出什么条件你都答应我。”帮妈妈抱臂冷笑,“你小小年纪说大话不脸红的吗?如果打赌你输了,我让你把你家所有的房子全都给我,你做得了主吗?”

围观不少吃瓜群众愤怒地喊了起来:“姓方的,你这条件也太过分了。”

文艺小清新美女长裙翩翩旧巷写真

方妈妈不屑的看了一眼众人:“什么过分,愿赌服输!”

白梦蝶轻笑了两声,轻蔑的斜睨着她:“我不可能输的,我接受你的赌约。”

方妈妈强撑着气场问道:“要是最后不能兑现怎么办?”

白梦蝶挑了挑眉:“我说能兑现你肯定不会信,我也没办法现在就让你相信。

不过我就好奇了,你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条件刁难我?是因为手里那两张假钞的原因吗?”

方妈妈冷着脸道:“不是!我就是不想要你往我头上泼污水!”

白梦蝶眼神意味深长:“既然不想被我污蔑,那最好的办法是澄清自己,你这样欲盖弥彰,街坊们肯定都相信我所说的。”

方妈妈紧抿着唇不吭声。

白梦蝶笑了:“你可能不知道,我跟着我爸我妈做了一两个月的生意,每天要接触不少钞票,我早就炼成了火眼金睛。

随便瞟一眼就知道那钱是真是假,我如果没有辨认出你的钱是假的,我敢瞎嚷嚷吗?”

方妈妈委屈吧啦的怼道:“你怎么不敢?只要能毁坏我的名誉,你什么都敢做!”

白梦蝶淡淡道:“我不想和你打嘴仗,直接用验钞机验一下你手里的那两张钱,就知道我们两个谁在说谎。”

方妈妈把胸一挺:“你说验就验呀,那我也太没面子了,我就不验,我看你把我怎样!”

验钞是不可能验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验。

自己手中的钱是真是假,方妈妈最清楚了。

那两张假钞是她之前做早点生意收到的,到处用都没用出去。

可又舍不得扔,一直保存到现在,想要当捐款捐出去,至少能够在街坊邻居面前炫一把,她们家捐的钱不少。

现在炫不成了,但也不能在街坊邻居面前丢脸,所以她才千方百计找理由不验钞。

白梦蝶不屑道:“我不能把你怎样,但能够证明你心虚。”

方妈妈白了她一眼:“我管你怎么说,反正我问心无愧。”说完就想离开。

却没想到被一群街坊邻居给围住了,非逼着她验钞不可。

方妈妈不仅不验钞,还恶语相向,眼见冲突闹得越来越大了。

白梦蝶趁着方妈妈不注意,从她手里抽过那两张假钞,就想往家跑,因为她家有验钞机。

有街坊紧跟其后,要监督她亲自验钞。

白梦蝶才跑了两步就一头撞进一个坚实的怀抱里,抬头一看是石磊。

刚才白梦蝶和方妈妈争吵,石石磊就已经跑回去拿了验钞机。

这时他把验钞机递给白梦蝶:“拿去用。”

方妈妈想要抢回自己那两张假钞,被不少街坊邻居给拉住了。

她脸色发白,眼睁睁的看着白梦蝶在所有人的见证下,把那两张假钞全都反复检验了几遍,验钞机滴滴滴叫个不停,提醒着那两张钞票全都是假钞。

众人看向方妈妈的目光鄙夷无极限,纷纷谴责她人品低劣,居然用假钞捐款,还要在众人面前炫耀半天。

纵然方妈妈脸皮再厚,心理再强大,这个时候也扛不住了,老脸通红。

社区干部当着众人的面把方妈妈狠狠批评教育了一番,然后放她走了。

轮到白梦蝶兄妹两个捐款时,白梦蝶把他们家的33,000块钱全都用验钞机验了两遍这才交给社区干部。

无论是社区干部也好,还是在场的群众也好,见白梦蝶家捐了这么多钱,全都热烈鼓掌表示敬佩。

白梦蝶特意交代,3000块钱是随机捐款,3万块钱是指定捐款给救了白爱国父子的那个村庄。

社区工作人员认认真真的记下他们的捐款要求,又说了一大堆感激的话。

白梦蝶兄妹两个低调的笑了笑,转身离开。

人群里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人家一个月赚好几万,捐3万块钱算什么?除非捐30万才能证明有爱心!”

那个声音刚落,立刻遭到了不少街坊邻居的反攻。

“哟,冯太婆,您家捐了多少?”

冯老太和她两个儿子两家人加起来才只捐了二十块,比这个小区的困难户捐的都少。

当时捐款时就遭到了不少街坊邻居的嘲笑。

冯老太却大言不惭道:“我这腿受了伤,为了治腿花了不少钱,也没见社区为我组织募捐,我捐二十块钱咋了,比捐几万的还要光荣!”

众人都被她无耻的言语怼得没脾气了,翻着白眼不理她。

冯老太却觉得自己很厉害,把众人全都放在地上摩擦了一顿,一脸的洋洋得意。

下午吃了饭,睡过午觉,兄妹两个去湖大附中问分数,陈子谦已经等在校门口了。

三个人一起结伴去了副校长的办公室,副校长满面春风的接待了他们。

他原以为开后门进来的孩子学习成绩都不怎么样,谁知这三个孩子成绩一个比一个好。

副校长把卷子发给他们自己看。

三个人当中白梦蝶考得最好,总分七百五十分她考了712,很逆天了。

石磊也考得不错,总分考了五百二十六,如果这是高考成绩,完全可以上一本了。

石磊看着自己的成绩对复读充满了信心。

陈子谦考得比石磊还要好,考了541分,妥妥的一枚黑马。

这么好的成绩,学校当然接收,副校长叮嘱他们尽快办理转学手续。

从学校出来,石磊百思不解的打量着白梦蝶。

如果说陈子谦能够考出好成绩,他还能够接受,毕竟人家家庭条件好,能够请到名优老师为他单独授课。

可是妹子考出这样逆天的成绩,让他接受无能了。

他一路上都在追问白梦蝶有什么学习秘籍,怎么学习成绩提高的这么快?

白梦蝶回答不上来,挠了挠耳朵:“可能我天赋异禀,适合学习吧。”

石磊嘴角抽了抽,好想把妹子打一顿怎么破?

和陈子谦约好明天回乡下办理转学手续,兄妹两回到了小区,直接去了出租屋帮着父母干活儿。

白爱国夫妻两个全都迫不及待问他们考得怎样。

兄妹两个把分数报给他们听。

白梦蝶考出逆天的好成绩,白爱国夫妻俩个喜不自胜。

不过石磊能够过500分他们也很高兴。

特别是田春芳,像吃了颗定心丸似的安了心。

她其实是反对石磊复读的,怕再读一年还是只能考三本,还耽误了一年光景,实在不划算。

可现在她也认定了复读对石磊而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白爱国道:“那我明天回乡下给你们办转学手续。”

白梦蝶摆摆手拒绝了:“这点小事还让爸去办?我跟哥搞得定的。”

白爱国心里又是高兴又是失落。

高兴的是,孩子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失落的是,他这个爸爸的作用越来越小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子谦就开着他那辆小卡车来了,在白梦蝶家吃过早餐,便和她兄妹二人一起开车去县一中。

到了县城,石磊换乘长途车回镇子去给自己办理转学手续。

陈子谦把车开到他爷爷在县城的四合院,然后和白梦蝶一起步行到县一中。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