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和喜马拉雅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段云都在手把手教给曹东组装八木天线的技巧。

曹东学的确实很卖力,也相当的勤快,这让段云非常满意。

在段云看来,一个有用的助手,要么够聪明,能说会道,要么手脚勤快,干活有眼力劲,否则的话,就不能长期留在身边了。

曹东显然不笨,段云只是示范了一次,他就已经基本掌握做天线支架的要点了,组装到第三个的时候,已经和段云亲自动手做出的天线没有任何区别了。

其实这种天线支架部分难度并不高,重点在于一些微妙的尺寸间距数值,出于一种防范,段云虽然告诉了制作这种天线架子的各种尺寸数据,但并没有和他深讲其中的奥妙之处。

一个下午的时间,曹东整整做出了六个天线架子,做工质量方面也让段云非常的满意。

晚上,段云接到妹妹的告知后,又去了李芸家一趟。

李芸母亲上次拿到段云给她的好处费后,对他天线的宣传更加卖力起来,在加上她那两个也已经装上新天线的女同事在一旁赞不绝口的夸耀,所以到了下午上班的时候,又有两户人家找到李芸母亲,想要安装天线。

现在段云也算是和李芸一家混熟了,进屋闲聊了两句,拿到一百二十块钱后,段云领着曹东开始上门安装。

这是个教给曹东独立安装天线的好机会。

其实这种活同样没什么难度,只需要在用户窗外选择一个信号最好的地方,然后简单的用电钻在墙壁上打孔安装角铁支架就可以了。

到第一户人家安装的时候,段云示范了一边,而到了第二家的时候,曹东就自告奋勇,独立完成了安装。

玲珑妹子古风气息如此纯美

不过给第二户人家安装天线的时候,中间出了点小插曲。

这户人家的窗户正好位于房子拐角的地方,天线从窗户外探出后,信号始终不好。

遇到这种情况,通常的做法是只能将天线架在房顶,但由于房顶入口的铁门被锁着,拿钥匙的人上二班没回来,无奈之下,段云打算明天再来安装。

而就在这个时候,曹东突然把天线绑在了自己的身后,然后顺着窗户旁边的排水槽三两下上了房顶!

这一幕让当真让段云看的心惊肉跳,但好在曹东最终有惊无险的在楼顶装好了天线,调试成功后,又用拳头卡住排水槽,如同猴子一般从房顶爬了下来!

一直忙到晚上八点多,两人这才干完了活,离开了用户的家。

段云今天还是感觉相当满意的,一天下来,曹东已经基本上学会了这套安装天线的技术,而从以后开始,他就可以在段云上班或者补交的时候,独自上门安装了。

“哥,今天真痛快!”曹东一脸兴奋的对段云说道。

“兴奋什么?累的你一声臭汗这就叫痛快?”段云闻言转头对曹东说道。

“反正我就是心里高兴!”曹东仰着头说道。

“你高兴?”段云哼了一声,接着说道:“刚才我都差点被你给吓死了!你招呼都不打,直接一个人爬山了房顶,万一要是出点意外摔下来的话,这辈子你后悔都来不及!”

段云刚才当真是被曹东爬房顶举动给惹怒了,但碍于当时用户在场,还一个劲自夸两人干活利索,所以当时段云也就没训斥曹东。

但段云知道,如果将来曹东再这么不顾安蛮干的话,一旦出了事情,很可能会悔恨终身的!

“哥,真的没事。”听到段云的训斥,曹东的脸上闪过一抹不以为然,只听他接着说道:“哥,我小时候就爬过那房子掏过鸟窝,去年到工厂偷铁的时候,三米高的围墙一个助跑就上去了,小菜一碟而已……”

“你给我闭嘴!”段云闻言脸上怒色更重了几分,只见他板着脸大声说道:“我现在把丑话给你说到前面,爬房可以,但必须要有安措施,回头我给你买个安绳,上房必须给我系上,一旦再发生今天这样徒手爬房的事情,你趁早滚蛋,我这儿不要你!”

段云这话说的有点狠,但他也知道,这曹东虽然人挺机灵也挺勤快,但还是太年轻,骨子里有股‘虎’劲。

如果今天的事情段云轻描淡写就让他过去的话,将来很有可能真的会出事,毕竟那种老房子不算结实,一旦曹东抓空或者房顶边沿砖石碎裂的话,后果不堪想象。

在段云看来,干活和做生意都要一个稳字,只有这样才不会阴沟里翻船。

“哥,你别生气,我错了。”看到段云一脸的怒气,曹东顿时也有点慌神,连忙说道:“这事以后不会发生了,我保证!”

“嗯。”眼见曹东认错,段云面色这才缓和了一些,片刻后转头对曹东问道:“饿了吧。”

“还行……”曹东舔了舔嘴唇。

“这个点饭店也下班了,我家还有点剩饭剩菜,不嫌弃的话,到我家吃吧。”段云微笑着对曹东说着。

“哥,我看咱们晚上这顿凑合凑合就行了,中午那顿吃的我现在肚子还憋呢,刚才干活的时候胃里翻腾了半天……”曹东撇撇嘴说道。

“哈哈哈,该!你中午吃饭那德行简直就是饿死鬼拖生!把人家服务员都吓坏了。”段云哈哈笑了起来,随后说道:“要么这样,我再给你买几个饼子吧?”

“还是我买吧,我咋也要请哥吃一顿。”曹东闻言连声说道。

“你不怕昨天那老头认出来你来?”段云用手一指远处几个推着车子卖饼子的小贩说道。

“挨打我也认了,昨天是我不对,我当时真的快饿晕了……”曹东说着,从口袋掏出了段云中午给他预付的那五块钱,说道:“哥,遇到你我算是遇到贵人了,大恩不言谢,不过今天晚饭我是必须要请的,起码你也让我心里能舒坦一点吧?”

“呵呵,那就你请吧。”段云呵呵笑着说道。

段云看得出来,曹东这番话说的还是挺诚挚的,几年的穷苦潦倒还没有让他变的穷凶极恶不知感恩,最起码他也算是个好人,段云之前对他的最后些许疑虑也顿时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