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ios深夜释放

如此高妙的心法,自己不可能得到,但要是让自己的儿子拜入门下,那就能得到。

他前世毕竟是结过婚,有过孩子离过婚的人,知道教育的重要。

给儿子找个这样的师父,那就是赢在起跑线上。

李纯山抚髯大笑,却不说话。

李澄空微笑:“李道长可以好好想一想,我们是为敌呢,打个你死我活,最终两败俱伤呢,还是化干戈为玉帛,成为一家人?”

“你这是威胁贫道!”

“彼此彼此!”

“……容贫道想想!”李纯山哼道。

他起身来到栏杆处,凭栏远眺,抬头看天空。

李澄空来到他身旁,抬头看天,笑道:“不知此楼是何楼?”

“天机楼。”李纯山淡淡道。

李澄空赞叹:“当真是神妙。”

唯美森系清甜美女私房写真

“那位飞升的佟师祖所建。”李纯山傲然一笑:“当世独一无二!”

“怪不得。”李澄空恍然。

他忽然有点儿半信半疑,难道还真有飞升的?

如此建筑当真是神乎其神,据他所知是没有第二处的,也没有建造的办法。

这涉及到了天人交感,精微奥妙,他已经隐隐摸到一点儿门径。

如果是旁人知道了门径也没用,因为需得庞大浩瀚的计算,没有自己这般条件是没办法构造出来的。

李纯山傲然看着他:“李教主你一直以为我是痴人说梦,是魔怔了吧?”

李澄空看一下他,没有否定。

李纯山哼一声:“你跟那些愚夫们没什么两样!”

李澄空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甚至眼见也未必为实,我没见过,怎能相信?”

“那倒也是。”李纯山点点头:“你跟那些庸人还是不同的,他们是不信,拒绝相信,你是怀疑,半信半疑。”

李澄空笑道:“飞升到何处?”

“当然是仙界。”李纯山抬头看天空,露出神往之色:“妙境。”

李澄空道:“就像我青莲妙境那般,不死不灭?”

“……”李纯山瞪他一眼:“怎能一样,我虽不知你们青莲妙境什么样子,但绝不可能媲美仙界!”

李澄空点点头:“有青莲妙境,当然也可能有仙界,……李道长觉得自己若能一统天元海,何时能飞升?”

他忽然想起,这个世界与自己前世确实是不同的,就像青莲妙境这等奇妙之地,根本没办法解释。

还有天隐洞天,及其他虚空。

有仙界也未必不可能。

可能是另一个虚空,或者另一个洞天,甚至是另一个妙境罢。

李纯山皱眉沉吟。

“一统天元海没那么容易的。”李澄空摇头道:“首先道长你有这个耐心吗?难道就想凭绝世武功,令人闻风而降?”

李纯山淡淡道:“贫道也有人手。”

李澄空失笑:“道长那些人手真的管用?手段足够灵活?如果强硬的一统,那肯定是招来反弹,甚至掀起血雨腥风!”

李纯山皱眉瞪着他。

李澄空道:“我能顺顺利利做到这一步,是因为侍女足够能干,这种人才可是极为罕见的。”

同性相斥的道理在哪个世界都是相通的。

如果换了自己,通过武功压服,他们一定心怀敌意,即使不表现出来也会贮于心底,留下隐患。

袁紫烟则不同。

她美貌绝世,武功强绝,性格也足够强势,这些特形揉合在一起,形成了独特的魅力。

这种独特魅力让那些败于她手上的男人们虽然臣服,心底还保留着一分尊严,并不会激发强烈的敌意。

袁紫烟能让他们服服帖帖,被她驱驰,训斥,责骂,还甘之如饴。

这是她经过磨砺而形成的特别魅力,独一无二。

徐智艺虽然美貌不逊于她,武功更胜过她,性情也更温柔,却没有这种驾驭群伦的独特魅力。

这是一种独特的天赋,虽然是经历过后天的打磨而越发璀璨,却并非能学会的。

所以,即使李纯山修为与自己相当,即使手下能干,也做不到袁紫烟这一步。

李纯山冷冷道:“你能做到,贫道便能做到。”

李澄空摇头:“道长你是聪明之人,竟然也说这种话!……我能一统天元海可不仅仅是武功强,道长你觉得武功强就足够了?历代不凡武功绝伦,天下第一之辈,可哪一个一统天元海了?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罢了。”

“贫道可以!”李纯山哼道:“要不然,我们比一比?”

李澄空摇头:“我只剩下天鳖岛了,其余各岛已经一统,有何可比的?”

“我能让他们改投到我这边!”李纯山傲然。

“那岂不要惹起干戈,大损功德?”

“为了最终的功德,损失一些也无妨。”

“看来道长心是冷的,只是为了功德罢了,这真能算功德?”

“功德不问心,只问用。”李纯山微笑:“不看想什么,只看做什么!”

“道长是铁了心要硬抢?”李澄空皱眉:“不想两全其美,只想一家独大!”

李纯山傲然道:“贫道抢得过你!”

李澄空放开了天隐心诀的遮蔽。

这一下,他便彻底隐于虚空,仿佛不存在于世间,李纯山竟然感应不到他。

李纯山脸色微变。

李澄空微笑道:“道长真有把握胜我?”

“嘿,倒是小瞧了你!”李纯山打量着他,双眼变得深邃如古潭,幽光欲钻透他身体。

李澄空坦然面对,自己修为不逊色于李纯山。

而且趁这个机会看李纯山的修为到底多深,他未必没用遮掩之法。

李纯山皱了皱眉。

还是感觉不到李澄空的存在。

李澄空暗自催动中央天神,牵引古佛所在虚空进入脑海,而李纯山感应的便是他脑海。

所以感觉李澄空明明身体在这里,魂魄却不在,空空荡荡仿佛没人。

李澄空微笑道:“李道长,如何?”

“这是什么奇功?”

“修为到了,自然便如此。”

“不可能!”

“那是李道长的修炼之法不同吧。”李澄空微笑道:“或者说,我这练的也是飞升之术?”

“哼哼,你这算什么飞升,催身飞升才是飞升!”

“魂魄飞升也是一样的吧?”

“那只是无奈的一步。”

“那李道长考虑得如何了?”李澄空道:“是要收小儿为徒,还是我们真要硬来一场?”

李纯山沉默不语。

他在迅速评估着形势。

李澄空淡淡道:“先要说好,小儿是未来大月的皇帝,但大月不会一统西阳岛,更不会一统天下。”

李纯山若有所思。

李澄空这话透出了无尽的诱惑。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