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放纵草莓app

预言?

先知的后裔?

唯存的希望。

这位蛋中人,是自己人?

不,是个还拥有良知的寻星者?

原来白白担心一场,还以为这里藏着整个沦洛迪尔副本的终极大BOSS。

当台下的寻星侍者念诵完毕后,其余的使者纷纷上前,从怀中的拿出一根根流淌着蓝色光辉的符文柱,潜入水晶基座下的圆孔内。

符文闪烁中,水晶从中间裂开,传来一声绵长的叹息。

奈斯特拉缓缓睁开眼睛,展露出的却不是绿色光芒,而是属于寻星者原本的银白色星光之眼。

他穿着绘满符文的华美长袍,从容器中坐起来,高挑挺拔的身躯站在侍者面前,轻描淡写的扫了一眼,高高的举起权杖。

杖柄银白,刻画着精美的符文,顶端有着五角弧形,看起来像是爪托。

“星之密即将回到属于它的位置,权杖的继承者会拯救沦落的子民,我的星光即将熄灭,终归上父的光辉中。”

蝴蝶仙子的白色私房写真

……

“成功了!我成功了!”

符文工作间中,传来欣喜的欢呼。

哈迪莉丝手中捏着一根符文柱,眼里满是如释重负的笑意。历经三十多次失败后,第一个成功的作品诞生。

三十多次失败啊,在一旁看的都快打瞌睡的伊露丽,立即变的精神奕奕:“哈哈,我就说嘛!哈迪莉丝,你真是好样的。”

“后续还有什么工作吗?”埃斯蕾娜保持着冷静,不过眼里却少不了赞许:“听你说,雕刻只是第一步工作。”

“是的。”哈迪莉丝点点头:“第一步恰恰是最难的。后续的灌输星辰之力,虽然也需要丰富的经验。但至多是灌注失败,只要净除不稳定能量后,能够再次灌注。当然,最后一步的熔炼,让符文能量彻底固化,有失败崩碎的可能,还是存在一定难度的。”

“啊?”伊露丽的笑容凝固,眼珠子瞪大:“有多难?比刻这个还难吗?”

“嗯……”哈迪莉丝歪了歪小脑袋瓜:“大概是十比一的难度吧。”

“天哪,完了!要不我们直接杀出去好了,反正有神明的护佑,怕什么!”伊露丽直接就放弃了,一个石柱失败了三十多次,十比一的难度,那得失败多少次?

埃斯蕾娜失笑道:“我觉得是你理解错意思了吧?雕刻的难度是十,熔铸的难度是一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求证的看着哈迪莉丝。

哈迪莉丝点点头:“嗯,没错。”

“呼,早说啊。那就是大概三四次就能成功。”伊露丽摩拳擦掌:“开工吧,我来给你烧火。”

“不用火,要用符文柱,还有星环控制。这个……我正好擅长。”

为符文柱灌注星辰之力,过程并不复杂,在工作间的一侧就是灌输装置——一种类似水池的容器,所需要的液体是一种银白液体——哈迪莉丝描述是星光石烧练后提取出的精华,在旁边的货架上就有储藏。

如同哈迪莉丝所说,灌注工作算是最简单的,拢共分三步。

第一步,把符文柱放入水池底部的凹槽中。

第二步,加入适量星光精华。

第三步,充分浸泡后取出。

这其中最大的难点,是根据符文的数量、强度大小计算出需要的星光精华含量。太多了容易过度吸附,导致符文串联,太少了符文强度不够,容易发生不稳定。

然而,哈迪莉丝在雕刻符文的过程中,对每一个符文都有相当的了解,对于所需含量的估算分毫不差,灌注出乎意料的顺利。

最后一步就是熔铸,就是把符文柱彷如墙角特制的六边形立柱熔炉中,在基座上填装符文石,启动操作台的符文星环点火、在不同的时间段操控不同的火候。

事实证明,哈迪莉丝的悟性很高,在第一次因为稍微紧张导致火候不到失败后,就掌握了控制星环的奥妙,第二次完美熔铸。

当她的第一个作品从熔炉中取出时,上面的符文闪烁着瑰丽的银色光辉,精美的符文阵列,透着一种协调的几何美感。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验,哈迪莉丝信心大增,马不停蹄的开始赶制第二件。

星辰之鞭所需的构件,每段需要四根,除了末端的一根有所区别外。中间的两端四根是相同的,由最核心的聚能符印和另外三种符印转化符印、电能符印和约束符印组成。

后三种符印的个头稍微大一些,符文也简单一些,对于攻克了聚能符印的哈迪莉丝来说,需要的时间大幅度减少。

先知面而又渊博的知识,再加上哈迪莉丝的心灵手巧,愈发完美的圆融契合。

伴随着一根根符文柱的诞生,仿佛连时间的流逝都加快了。伊露丽目不转睛的盯着哈迪莉丝稳定中透着优雅,优雅中带着敏捷的小手,忍不住感叹。

这双手要是拿来和面的话,一定很厉害吧?

总计十二根符文柱,最终熔铸完成。

哈迪莉丝满意的看着一桌子排的整整齐齐的作品,一通操作下来,她的符文制造手艺突飞猛进,直逼符文大师的水准。

要知道当初制造符文使者时,寻星文明的大师凋零的差不多了,总共参与的符文大师才只有六位,负责是整个工序中最困难的部分——符文使者的符文核心,才没有时间参与星辰之鞭的制作。

而手艺差点火候的刻符者,制造高精度的符文柱,良品率低的感人。

“不知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了。”埃斯蕾娜感叹一声,梦里的时间她也说不清楚,可是她有个不好的预感,外界一定发生了什么。

的确,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在精灵驻地的城墙段,一场惨烈的战斗正在进行。精灵箭手们在艾尔布兰的率领下,顽强的狙击着城墙下,成百上千的试图攀爬的海怪。

没有埃斯蕾娜神乎其神的箭术,精灵们的压力山大。

幸亏白天的时候,为了缓解各个城墙的压力,擅长火系的魔法师把城墙下的尸体焚烧了一遍,让海怪们失去攀登的阶梯。

要不然的话,现在早就沦陷了。

饶是如此,艾尔布兰也心急如焚,这才前半夜,姐妹们体力充沛,尚且能够勉强抵挡。但到了后半夜,海怪的尸体堆叠的差不多了,就会有可怕的干扰者和鲨鱼头出现。

虽然数量不多,但这两种巨型怪物一点出现,就像一场噩梦。

干扰者的声波攻击,能直接让她们陷入崩溃,而鲨鱼头的铁锚更是能轻易的甩到城墙上来。

缺乏埃斯蕾娜神箭的支持,干扰者几乎不可能被击杀。

没有伊露丽的虚灵护盾,被船锚击中几乎不可能存活。

总之,她的心脏好似处于冰川裂缝的边缘,随着月亮的升高,慢慢的冰冷的深渊滑落。

费雪小姐。

说好的援军呢?

黑漆漆的天幕中,只能看见漫山遍野蠕动的海怪,远处的城墙上不停的魔法光芒此起彼伏。

在潮水般的攻势下,就连魔法师都压力倍增。

还会有援军吗?

长老法师团真的会派人保护埃斯蕾娜她们吗?

一个个疑问,逐渐转化为绝望。

可是她没有选择,她的背后是相依为命的亲人啊,她只能咬紧牙关,不停的重复着射箭的动作。

哪怕手臂酸麻肿胀,也不能停下。

环顾四周,姐妹们和她一样,拼了命的拉弦放箭,透支着体力,捍卫她们最后的希望。

轰!

一个巨型船锚突然从黑暗中出现,重重的砸落在城墙上,受到冲击的两个姐妹被气浪掀飞,口吐鲜血,重重落地。

鲨鱼头!

出现了。

攒动的黑影中,一个庞大的身躯迈着沉重的步伐,步步紧逼。

完了!

一切都完了!

艾尔布兰绝望的瞄准,绝望射出一箭,然后绝望的看着箭支撞到鲨鱼头,才草根般轻飘飘的落地。

无法破防!

“姐妹们,卧倒!”易丽尔突然尖叫一声,在鲨鱼头的背后,海怪的簇拥中,绽放出一朵令人绝望的花朵,露出包裹的水母头……

鲨鱼头的船锚勉强能够躲避一下,但水母头的无差别声波攻击,避无可避。

唯一的选择就是卧倒,依托城垛掩体,尽量减少鲨鱼头的攻击伤害。

“艾尔布兰,我们快撑不住了……啊……”易丽尔缩在城垛下面,喊了一半就痛苦的皱紧眉头,握住额头。

艾尔布兰同样无法幸免,那听不到的声波如同千百万根钢针,刺穿耳膜,直达脑海。

一切都要结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