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短视频下载苹果版污免费

简单地处理过身上的伤势,陈白起便与三人迅速赶回西街。

蒙蒙细雨如柳絮般随风飘缈,灰暗湿辘的古朴街道,除了“滴答”的水声与树枝摇摆声,周围一片寂静。

陈白起忽然滞停下脚步,她微微颦眉,像一下将风云变色的表情收于眼底,静静地凝注着前方。

系统:敌军支援部队已抵达镔城,前方可能蕴藏着巨大的危险,你决定——立即离城留下看看?

婆娑、透跟姚粒三人听到动静,回过头,见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解疑惑地看着她。

“你怎么了?”

“为何不走了?”

陈白起出声道:“不对劲。”

婆娑闻言紧张了一下,他张目左右看了一下,然后返回去来到她身旁,低声问道:“此话何解,哪里不对劲?”

透倏地攥紧手上的弓箭,漂亮的娃娃脸上一片冷峻严厉,他巡目四周,只见沉默灰沉的街道建筑矗立,四周一片寂静无声,风轻雨靡,湖水淼淼,他却没察觉到什么不对劲。

姚粒也警觉起来,他靠近他们,问着陈白起:“莫不是暗处有埋伏?”

陈白起无法跟他们透露再多的事情,她抬眸一一看过他们,郑重道:“事情有变,但后卿的安危应当暂时无碍,我须得先走一步了,而你们则见机行事,切记先思而后行,拔丁抽楔,不可莽撞。”

私房小珂暖暖的迷人笑颜

言讫,也不等他们回话,她便快速奔走,在一个转脚之处她一挥手臂,振衣袖生玉烟涤雾,她的身影一匿便随似黑烟而去,眨眼睛便芳影无踪。

而被留下的三人因她这般神奇的消失方式而怔然失神,紧接着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个密而不宣眼神。

透有些烦燥地耙了耙额上垂落的发丝,道:“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姚粒想了一下,给了一个最中肯的回答:“我觉得猎人姑子并非一个无地放矢之人,她虽来历神秘,但却多次救我们于危难,她的劝诫与警示我们应当慎重。”

婆娑对姚粒的话十分赞同。

他道:“我也如此认为,她应当是察觉到了什么事情才留下我们独自前往赴险,所以我们更不能莽撞行事,既然她赶去了,我们也应当做些我们眼下该做的事情。”

透看向他,总觉得他话中有话,好像有什么安排了。

“你的意思是?”

婆娑收起来了平日里的不正经,他那张媚中透着莹蜜的心型小脸上此刻是认真。

“我身上的毒已解,伤也只是皮外伤,还能够战斗,可透你不行,你腿上的伤一时半会儿根本好不了……”

仿佛已猜到婆娑打算讲什么了,透暴怒地打断他:“我腿断了,可我的手没断,我还能够战斗!别将我讲得跟废物一样!”

婆娑也提高了嗓门,他笑得挤出一抹似笑非笑:“是,你手没断,可你之前为对付十城城主射箭抽用了那么多的真气,如今你只怕是举弓再射一箭都会手抖吧,这样的你,你跟我说你还能战斗?”

透握弓的手指微不可见地颤悚了一下,他狠狠地盯着婆娑:“你到底想说什么?”

“走,尽快离城,与城外赵齐的部队汇合。”婆娑直接道。

透眼瞠大一瞬,看着婆娑不似在说笑的话,神色一下便冷了下来:“我不能走。”

他撇过脸,双唇抿紧成一条缝,固执己见。

婆娑绕过去,抓着他的肩膀,对着他的脸喷道:“若前方当真出现什么变故,你跟上去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保存些体力赶紧出城给我们找援兵救急,如今这镔城里里外外都是刺客盟跟阴阳家的人,敌众我寡,如果是相国在,也会这样安排的!”

透躲不开,被迫看着婆娑那双雪亮透底的眼睛,透仿佛是困兽一般,躲无可躲,唯用眼神与他拼杀,像是要从婆娑身上撕下一块肉似的。

婆娑激伶了一下,却硬撑着没有避开。

许久,透脸上的狠戾渐渐消褪,他浑身僵硬的肌肉软下,像霜打的茄子似的,沉默了许久,才道:“我知道了……”他抬了抬眼,看着婆娑:“你一定要保护好相国,否则……”

婆娑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拍了拍透的肩,保证道:“自然,只要我还活着,便绝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相国,我以我的性命发誓。”

透听了他的保证有着几分动容,他按住婆娑搁在他肩上的手,紧紧地:“我会尽快赶回来的,等我。”

婆娑点头:“嗯,我相信你。”

——

另一头,一缕黑烟逐渐成形,于西街凭空而现,一拂袖,陈白起急骤的脚步从中而出。

她举目四望,怔然地打量西街,却发现之前的位置早已空无一人,打斗破毁的痕迹尚在,雨水在横涧壑沟之间流淌,而不远处吴长鸠已面色灰槁,倒地不起,瞧其模样分明已气绝身亡多时,然而后卿却不见了。

陈白起耳根一动,她一挥袖,人入堕雾之中,再度神秘消散于当场。

长胜楼之上,巍巍之风吹荡,千顷湖水碧波荡漾,迷迷渺渺,陈白起再度出现,她站在最高处向四周眺望,只见西堤岸杨柳依依,稀疏之间出现了一队人马。

她发动“麒麟瞳”将视力发挥极致,便见后卿被大队人马包围住了,他被骑兵、盾卒、弓手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困于中央位置,毫无空隙漏洞可钻。

陈白起想了下,掌印于半空,掌中浮现出了召唤图腾,她召唤出来傀儡兽小蚊。

“去后卿身边,必要是取血替他续命。”

她下达了指令,小蚊“嗡嗡”应下,便朝岸堤飞去。

陈白起则再度从长胜楼上消失。

她再度出现在了堤柳岸的桥下,这个位置正巧有一颗老柳树遮挡,枝繁叶茂,令人不易察觉她的欺近,而距离近了,许多东西她亦就看得更仔细了。

她在拔钉似地评估着对方的敌斗力、人数跟距离,同时也在观察这一次究竟对方出动了哪些人。

而当她偶然瞥见一个人时表情微凝了下。

那个人……是梅玉!

与梅玉她只见过一次面,时隔近四年,但陈白起仍旧记得她的模样。

她为何……她不是已经脱离阴阳家去楚国避世了吗?柳樊篱呢,他又在何处?

柳樊篱是陈父的一知交好友,当初陈白起为寻找楚沧月的行踪曾前往拜访这对夫妇,当时是以一颗“紫金回府丹”与梅玉换取的占卜消息。

如今时隔数年再次重逢故人,却已是对面相逢不相识了。

陈白起在心底感慨了一下,便很快收拾起情绪,这一次阴阳家几乎集齐四姓来这镔城,这阵丈只怕这镔城比她想象中更难脱困。

这时,铁桶一般集结的队伍从中间左右散退,留出了一条过道,风拂过柳梢,露珠欲坠还悬,不知何时雨已停了,岸堤边一道七色虹光划过天空,在湿净的青石板路上,一人骑着马悠悠而来。

众人动作划一地跪地叩拜,所有人屏息等候,耳边静得落针有声。

马停,哒哒马蹄声也停下,人至。

“孙公!”

百来人的声量汇聚成一道声量,在岸堤上清晰入耳,不容错辨。

陈白起拂柳的五指骤然一攥,便将柳叶给生生拽扯断了一截。

来者骑在高头大马之上,他穿着黑袍,只露出一截留着美须的下颌,他抬手缓缓地揭开了头上的帽檐,湖光涟漪,波光成纹映在他面上,他的面容是那样知性而斯文,儒雅而渊博,是一副值得人信任又容易放下心中戒备的面容。

时隔近四年再见到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伪善又佛口蛇心。

陈白起的眼,在看到孙鞅那一瞬间便赤红一片,像染血一般。

看到他出现,陈白起才恍然,为何方才他们只将后卿围困住却不做任何处置,却原来是在等他。

此时陈白起的脑海中不断地浮起当初在楚王宫孙鞅杀她时所讲的每一句话,当时那张伪善脸上浮现种种表情……

——

另一边,后卿在与吴长鸠斗阵赢后,还来不及离开,便被一队人马困住了,他们没有对他对手,也不曾与他多说一句话,只是渐渐地越来越多人过来,这其中有阴阳家的人、刺客盟的人,他们都只是看了他一眼,便一副静心等候什么人的模样。

所以当最后见到孙鞅,他倒不也算意外。

孙鞅坐在马上,居高临下,他用着一种谦和友善的语气道:“许久不见了,后卿相国,可别来无恙?”

后卿的城府半分不比孙鞅这老狐狸浅,他也依旧一副风和春融的模样,不因之前斗阵而残留任何暴戾之气,他抚袖浅笑,额间血滴流转光华,他看着孙鞅,嘴角微笑,宛如天地破颜:“原来是楚国的孙令尹,你楚国如今五国大军压境在即,你不在国中庙堂为主分忧,如今却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难不成便不担心你楚国的安危?”

他这是在暗讽他背主的自作主张,也是在讥笑他的狼子野心、不忠寡义。

孙鞅眸光暗了暗,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国中自有主公镇守,尔后等解决完一些杂碎之事,老夫自然也会立即归国,只可惜……赵国的相国这一趟可能再也到不了楚国了。”

后卿似讶道:“是吗?”

孙鞅摇头笑了笑,也不在意他的故意装傻,他忽然道:“你便不好奇,我是怎么得知相国此行的具体行程路线?”

若非知道他的具体行踪,他们又如何能事先安排这一切,如何将镔城变成一座专门为他而设的巨大牢笼,这一点后卿自然也想得到。

他道:“不外乎便是收买了我身边的人,或者是从我一出赵国便派人一直跟踪……”后卿忽然停顿了一下,他想起了吴长鸠,笑了一下:“原来这个阴阳环一开始锁定的人,便是我啊。”

话音未落,他面上的笑却是一点一点染上寒霜。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