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视频安卓版app

   骑兵连长杰森·弗鲁豪夫中尉…用法比安的话说,是一个标准的克洛维军人。

   这句话意味着他是个乡下小贵族——对近卫军来说,整个克洛维只有王都和乡下——接受过初级教会式学院教育,非常年轻就在军队里服役,靠家族关系当上了见习尉官,在某个要塞或者后备军服役。

   按照“标准”,他会在二十五岁前成为中尉,三十岁前成为少校,四十五岁前成为中校,五十岁进入参谋、后勤或者文职系统工作,六十岁光荣的退役——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

   杰森今年二十岁,是个已经在东部边境服役四年的骑兵中尉,他对到目前为止的人生非常满意。

   唯一不满的可能只有太过微薄的薪水…陆军中尉的津贴一个人生活绰绰有余,但如果还想偶尔外出郊游或者听歌剧,参加比较“上流”的俱乐部和沙龙,购置不动产,结婚……

   要么勒紧裤腰带,要么就得想办法挣外快。

   作为一个花的比挣得快的年轻军官,杰森选择了第二条路。

   加入风暴师的理由也很简单,安森·巴赫承诺的战利品分配比例很高,再加上他在鹰角城那一番“我们的事业”的演讲,着实令杰森和不少同龄人热血沸腾,一下子在侵略的同时,感觉自己变得高尚了许多。

   当然,他也没想到入侵瀚土的战争会打得那么轻松;更没想到军团主力受挫,帝国入侵,原本打算捞一票就跑的风暴师,居然变成了唯一能阻止帝国阴谋的克洛维军队。

   望着对面眉头紧蹙,死死盯着信笺的艾登公爵,骑兵中尉第一次感觉什么叫际遇无常。

   “杰森·弗鲁豪夫阁下。”

   就在骑兵中尉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被信笺挡住面颊的艾登公爵突然开口,让他本能的浑身一震:“在!”

   阳光照进丛林清纯美女清晨逆光写真

   “要喝点什么吗?”

   艾登公爵一边说一边朝酒柜旁的仆人招手,不过虽然是客套话,口气却透着隐隐的冰冷和愠怒。

   “谢谢,但不用了。”正襟危坐的杰森正色道:

   “在下正在执行公务,按照克洛维军规,严禁饮酒。”

   “那好,我就让人准备一瓶今年的新酿,和您的行礼放在一起。”艾登公爵的神色无比平静:

   “返程的马匹已经准备好了,您随时可以动身。”

   说完,艾登公爵像是一句多余的客套也不愿多说,起身像是要离开。

   唉?

   骑兵中尉一怔,紧接着赶忙起身:“那!艾登公爵,您还没有告诉我您的答复……”

   “休想!”

   背对着杰森的艾登公爵突然厉声喝道:“这就是我的答复,听清楚了吗!”

   他猛地回头,宛若凶兽般的目光死死瞪着骑兵中尉:

   “回去告诉安森·巴赫…你的副司令,我不管他还能拿出多好的条件,又还是有一万个还是两万个不得已的理由,艾登的艾曼努尔家族,都不会向弗朗索瓦家族屈膝臣服? 更不可能奉他为瀚土之主!”

   ………………

   “我再说一次? 这绝对不行!”

   根本不给安森把话说完的时间,先是惊喜,旋即面色又突然一冷的图恩大公断然否决道:“统一瀚土? 但却得给艾登公国绝对自治权,还要把艾登从公国上升为大公国? 还要把卡林迪亚港划入到艾登领土内?!”

   微微颔首的安森很是理所当然道:“只有这样,艾登才会愿意向弗朗索瓦家族臣服。”

   “要是这样,我还打什么打?!”克洛德·弗朗索瓦暴怒道:

   “当个有名无实的瀚土国王? 我还用得着你们克洛维人帮忙?!”

   “当然不用。”

   安森端起桌上的葡萄酒抿了口? 微笑着将酒杯朝对方推了推:“弗朗索瓦家族是瀚土名正言顺的统治者? 除了您? 谁也没资格成为所有瀚土人的国王…舅舅。”

   这个称呼让图恩大公面颊微微抽搐了下,没好气的接过了安森递来的酒杯? 温热的美酒稍微让他的怒气平复了些,缓缓开口道:

   “你能这么在乎弗朗索瓦家族的利益,着实令我感动,统一瀚土也的确是我一生的追求;但给艾登自治权,还要把卡林迪亚港割给他,这实在是……”

   “如果不这么做,我们就必须把艾登人斩尽杀绝。”安森冷冷打断道:

   “现在艾登至少还有将近四万大军——八千人就在我们脚下的铁钟堡,一万五千盘踞在密斯特西境,剩下的分散驻守边境要塞,抵御帝国入侵。”

   “不把他最想要的东西给他,这四万人手里的步枪和他们守卫的要塞,仓库和领土,就会立刻和他们自己一起变成帝国的囊中之物。”

   “除了我们脚下的铁钟堡,在帝国攻入图恩领土之前,整个瀚图将再没有一座能挡住帝国进攻的要塞。”

   安森叹了口气:“当然,这是比较委婉的说法。”

   “那不委婉的呢?”图恩大公忍不住问道。

   “不委婉……”安森突然顿了顿,“噗嗤!”一下笑出声:

   “这么说吧…莱昂可能没有告诉您,其实我只花了一天时间,就把铁钟堡打下来了。”

   克洛德·弗朗索瓦先是一愣,旋即表情变得难看了起来。

   “即便是这样,也没必要把卡林迪亚港割让给艾登吧?”图恩大公依然十分的不情愿:

   “让出三分之一的领土,再把绿茵谷割给他还不够,非得把这座瀚土最繁华的城市也给他?”

   ……………

   “就是,我要卡林迪亚港干什么?”艾登公爵冲骑兵中尉冷冷道:

   “没错,我曾经是很想要她…但那是曾经,现在的卡林迪亚港先是舰队叛乱,紧接着让你们克洛维人洗劫一空,然后是城市暴动,最后又被帝国人登陆占领。”

   “现在的卡林迪亚港除了一片废墟,就是成千上万饥肠辘辘,恨不得把那些贵族富商统统剥皮吃肉的暴徒!而为了得到这些,我还得先和驻扎在港口里的帝国人杀个你死我活!”

   “在你那位副司令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纯粹的白痴吗?!”

   “呃……”

   面对怒不可遏的艾登公爵,杰森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倒不是因为他也认为公爵是个白痴——起码不是纯粹的——而是感觉副司令大人的想法是真特么的疯狂。

   如何在四分五裂的瀚土击败帝国的入侵?很简单,让瀚土统一起来,再找一愿意投靠克洛维的国王就行了。

   然后呢?没了。

   就这么简单!

   一片古老的沃土,成千上万的人民,十几个拥有上百年历史的古老家族,权势显赫的统治者们…居然要因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克洛维人的想法而改变,去缔造一个崭新的王国——更重要的是,这看起来貌似还很有可行性。

   还有比这更疯狂的事情吗?!

   现实的巨大冲击,让很早就不再相信童话的骑兵中尉,忍不住回想起小时候看过的故事书…突然间,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触。

   “尊、尊敬的艾登公爵,我知道您的顾虑。”强忍着心底的害怕,浑身打了个哆嗦的杰森声音有些颤抖:

   “但即便如此,这仍不能改变卡林迪亚港是瀚土最繁荣的城市这一事实——只要拿下她再认真建设,不出十年她就能重新繁荣起来,您仍然得到了您最想得到的东西!”

   “代价是成为弗朗索瓦家族的封臣和附庸。”艾登公爵冷冷道:

   “知道上一个在别人面前下跪的艾登公爵是什么下场吗——全艾登都站出来造他的反,把他千刀万剐,再把他唯一幸存的小儿子捧上宝座,带着沾满了他父亲血液的宝冠,奉为公爵。”

   “那个小儿子是我的曾爷爷,他生前一遍遍的告诉我爷爷,我父亲还有我,艾曼努尔家族的人…永不屈膝!”

   “说得好!”骑兵中尉赶忙称赞道:

   “而这次您也用不着向弗朗索瓦家族屈膝——图恩大公答应了,只要您肯点头,您就是艾登大公,仪式上只需要向国王抚胸行礼,接受欢呼时还可以和国王并肩而立!”

   ………………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这个?”

   眯着眼睛的图恩大公打断了还在滔滔不绝的安森:

   “我要给他自治权,给他卡林迪亚港,还要答应他不用对我屈膝下跪——那我这个瀚土国王不就成摆设了?”

   那您要这么说,您这个国王还真就是个摆设;就这,好多人想当还…安森微微一笑:

   “这只是权宜之计。”

   “是权宜之计。”图恩大公冷冷一笑:

   “还是你们克洛维人拴在我脖子上的缰绳?”

   “对软弱无能的统治者,这并没有分别——因为他们既没有决心,更没有魄力去摆脱。”安森对此不置可否:

   “但您不同,亲爱的克洛德舅舅,您是一个真正有野心的统治者。”

   “亲爱的安森外甥,你也是。”图恩大公依旧冷笑:

   “我要是想找一张吹捧的嘴巴,用不着你这个聪明人。”

   “没错,所以我说的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满脸真诚的安森依然正色道:“过去的您有统治瀚土的野心,但缺少名正言顺的借口,缺少一个能用来统治瀚土的头衔,缺少足以击败所有人的实力。”

   “现在您只要点点头,就能同时拥有后两个,只是还缺少一个能够让整个瀚土团结起来的口号。”

   对抗帝国。

   图恩大公一声不吭的把玩着酒杯,沉默良久才低着头开口道:“……你有多大的把握?”

   “百分之百。”安森的脸上露出了信心十足的微笑:

   “杰森·弗鲁豪夫是一位优秀的骑兵军官,出身世家,肯定能赢得艾登公爵的信任——我相信他。”

   ………………

   “把他给我拖出去,毙了。”

   面色狰狞的艾登公爵突然冷冷开口道:“算是给安森·巴赫的一点儿警告!”

   他话音刚落,大厅内立刻响起了齐刷刷拔枪上膛的声音,十几个身影从四面八方扑来。

   “等等!”

   惊慌失措的骑兵中尉连忙张开双臂,无比紧张的低吼道:“这不是陷阱!请您相信我,这真的不是什么陷阱——我是带着十足的诚意来的!”

   “我可没看到什么诚意。”

   艾登公爵咬牙切齿道,凶狠的目光宛若一头受伤的野兽:“我看到的只有趁火打劫,敲诈勒索!”

   “你们克洛维人伙同弗朗索瓦家族,趁着帝国入侵的机会想要统一瀚土,把艾登变成你们的地盘——很好,非常好,但休想指望能称心如意!”

   “让我再重复一遍,我就是被帝国人打死,被自己人千刀万剐,甚至跪在克洛德·弗朗索瓦面前屈膝称臣,也觉不愿意看见克洛维人的旗帜在瀚土的土地上……”

   “克洛维的军队绝不会驻扎在瀚土!”被七八支步枪顶着脑袋,摁在地上的骑兵中尉急忙喊道。

   “你说什么?!”

   ……………

   “我再重复一遍,克洛维的军队绝不会在瀚土驻扎。”安森无比平静的看着一脸震惊的图恩大公:

   “这是我唯一能对您做出的承诺,克洛德·弗朗索瓦舅舅。”

   “为什么?!”图恩大公非常不理解:

   “我能理解这是因为帝国不会允许——只要克洛维的军队还在,帝国就不会停止进攻瀚土,但你怎么确保卡洛斯二世和他的大臣们……”

   “因为克洛维并没有那么多的兵力可以浪费。”安森端起酒杯轻抿了口:

   “想要击败帝国这个强敌,光是正面抵御进攻就已经让克洛维耗尽全力;如果再为了控制瀚土而派驻军队,太少的话根本没意义,太多了就是浪费。”

   “所以我可以向您保证,克洛维的军队在这场战争结束后,将止步鹰角城,绝不会再在更南得土地上驻扎一兵一卒。”

   “这个承诺,可以让您放心吗?”

   ……………………

   推门走出房间,长长松了口气的安森正好遇见从另一个门后走出来的小书记官:“怎么样,他答应了吗?”

   “答应了。”小书记官点点头道:

   “鲁科·维瑟尼亚死后,密斯特一分为三,由他的孙子们继承,并且向弗朗索瓦家族称臣效忠——条件是鲁科·维瑟尼亚依然是密斯特大公,并且和瀚土国王平起平坐。”

   说完,他又忍不住感慨一声:“安森·巴赫大人,您真是一位艺术家。”

   “怎么说?”

   “没什么。”少年笑了笑:

   “伟大的艺术都是不言自明的。”

   说完,他便抱着文件转身离去。

   望着他背影的安森一脸莫名的耸耸肩,拿起朗姆酒瓶一饮而尽。

   xiazaitxt